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义华的作品空间

赤膊断剑,谈是说非

 
 
 

日志

 
 
关于我

诚实为人,真实为文。《人民文学》驻外工作部,香港《香江文学》杂志执行总编。策划人,经纪人。

网易考拉推荐
 
 

王蒙!不能把作家装进一个桶子里  

2008-08-03 17:03:12|  分类: 杂说世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娄义华
                    

 
  作家王蒙做客湖南卫视文化节目《零点锋云》,与80后作家张悦然展开对话。王蒙对80后作品的整体印象是“没有昨天”,任何国家的年轻人都能写出来,缺乏中国特色。 (2008年07月27日  京华时报 )

    一老一少,30后对阵80后,一代老作家与青春年少对话,交锋文学。这种场景罕见,多亏媒体开办这样的节目,提供机会,成就老少文人面对面,心平气和地阐述各自的观点。这比各自抄着笔头交锋于白纸上来得更加直接,对王蒙先生这种姿态鄙人甚感幸喜与钦佩。如今一些老作家对年轻后生看不惯,在他们眼里,年轻后生除了体力勇猛,思想活跃,会玩文字游戏外,难以企及文学的深度,还漂浮在表层。在许多文学年轻后生眼里,老作家思想定型,有些顽固,有些偏执,只会写他那个时代的作品。对此,老少作家就形成了对峙的局面,无形中竖立了一道心灵防火墙,互掘代沟。

   文学界缺乏沟通,缺乏交流,每年就那么几个会,而且事先统一声道,主席台下的并无多少发言权。再则就是作品交流会,不用我赘述,举办过,参加过作品交流会的文人都知道,先扬后抑的模式一成不变,扬的成分占据9成,抑成蜻蜓点水,象征性。各自心中的山头都以为很高,其实各自又未丈量过自己的海拔,未找准参照物。如此场景,何以开出鲜丽的红花绿草?

    此番老少交流,或成为一个新的起点,改变文学圈沉闷的现状,多沟通,只有交流,坦诚地面对问题,才能形成共识,消除隔阂,化解矛盾。或只是顺乎节目的需要,谈论而已,就那么回事,节目结束后回归从前,回到各自的山头去。“自古文人多相轻。”纵观、横观,东西南北中,文人彼此不屑一顾,面和心不合者,比比皆是,司空见惯。有文人的地方,便有争论、便有争吵,便有攻讦,便有辱骂,便有人身攻击,其手段之毒辣,可谓无所不取、无所不能、无所不敢。令人侧目。

   王蒙与80后作家张悦然交流,谈到80后作品的整体印象是“没有昨天”,任何国家的年轻人都能写出来,缺乏中国特色。“没有昨天”翻译过来就是“躲避历史”、“回避历史”,无历史感,与时代脱节。未将文学作品放在一个时代背景下来合理想象,或将历史中发生的真实故事,搬上文学舞台,或是半真半假的揉捏。就是所谓主流经常唠叨的:文以载道。

    文章经世致用,是中国文人行文的基本准则,所谓“有补于世教可与天地同悠久者。”宋人叶适曰:“为文不关世教,虽工何益?”文章以明义理,切世用为主。所以‘世教’‘世用’是一条准绳,任何人都不得随意逾越。古今文坛自称儒者,自然更须恪守规则,不能违背。从唐宋八大家传世诗文词句中,可以体会文人士大夫对文以载道的隆重心态。

    苏轼曾说:“言必中当世之过”。两千多年来,士大夫行文的着眼都是为了政治、社会以及伦理的目的。“文以载道、文以明道。”之说,是中国封建社会作诗行文最典型的,也是最永恒的命题。同样,强调诗文的社会功能,也正是文人墨客所共同提倡并遵循的准则。

    王蒙先生对80后作者的作品感觉“没有昨天”,有些苛刻与不切实际,“没有昨天”,很正常。作为他们的长兄,70后的我,都不敢斗胆弄有历史感的作品,何况80后的小弟弟们?回首往事,仅有20几年光阴,恐怕期望太高。如果他们写出了具有“昨天”的作品肯定不正常,他们能写70年代的事情吗?能写出“英雄主义”作品吗?王先生肯定反驳,可以采访啊。那只能写其躯体,真正来自骨髓的感受和切身之痛是难以创作出来的。上海有个小女孩,在未婚之前却去写夫妻生活,结果让过来人笑掉大牙。不管你有多高的想象值,写出的东西难以用生活实践来检验,结果那女孩的作品脱离实际,让人难以接受。而生活不像玄幻小说,漫无边际,越离奇古怪,越出味。具有“载道”功能的作品需要时间、空间、生活阅历等要素。

   80后的文学作者写文学作品有自己的独特性,视野性。在没有“昨天”的现实下,他们写青春文学,书写自己的青春经历未尝不可。外国的同龄人也能写,有相似之处,也有区别与特色之处。他们可以写玄幻小说,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天马行空,驰骋千里,难道就没有市场吗?他们写爱情故事,回味自己青涩的初恋,难道就没有读者喜欢?他们可以写儿童文学,回味自己的天真无邪的童年,带给小朋友们欢乐与文学熏陶,有何不可?诸如此类,没有载道功能的作品在民间依然大受欢迎,有自己忠实的读者。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是我国的文学方针。如果王蒙一味强调文以载道为主流,那么新时代呈现出来的商业文学、金融文学、科技文学等新兴内容的文学也赢得了市场,拥有市场,满足了读者的需要。诸如以上所述的青春文学、玄幻文学、爱情文学类别,我们一定要放进“昨天”的桶子里面吗?我看未必,每一种文学满足的是部分读者的需要,愉悦身心,熏陶修养,增长知识,没有必要要求每一种文学都要肩负着“载道”的功能。在信息时代,读者细分市场下,应该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各种文学种类根据市场的需求来检验。至于具有“昨天”的作品,在具有这样的过程以后,至然会产生,王蒙等老一辈不必为此忧虑与担心。

   王蒙先生!请不要把作家放入同一个桶子里!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