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义华的作品空间

赤膊断剑,谈是说非

 
 
 

日志

 
 
关于我

诚实为人,真实为文。《人民文学》驻外工作部,香港《香江文学》杂志执行总编。策划人,经纪人。

网易考拉推荐
 
 

苏轼的文论观  

2008-01-15 11:28:17|  分类: 杂说世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轼的文论观

  

作为中国文学史、中国文论史上的大家,苏轼的文论著作和文论观点更多,主要有:

1 、“自然天成”说(文艺的自然本质)

“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所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态横生。” (《答谢民师推官书》)

“苏李之天成,曹刘之自得,陶谢之超然,盖亦至矣。” (《书黄子思诗集后》)

强调主体在创作时与对象的一种顺应自然的关系,反对务奇求深和雕琢经营,讲求创作的自然天成。

苏轼文艺思想的一个突出方面是注意文艺的自然本质,讲求创作的自然天成。就文而言,他要行文自然,反对务奇求深和雕琢经营。反映在具体的形象描写上便是“随物赋形”,就是说根据事物本身自然地描绘出其形状,强调主体创作时与对象的一种顺应自然的关系。就诗而言,推崇“苏李之天成,曹刘之自得,陶谢之超然”。也是讲诗歌要自然天成,冥于造化。

 

2 、“了然心手”说(文学创作中“知”与“能”的关系)

  苏轼在文学创作的“知”与“能”、“道”与“艺”的关系上,有着十分可贵的见解,他认为,创作的实现是“道”与“艺”的结合,即: “有道有艺。有道而不艺,则物虽形于心,不形于手” (《书李伯时山庄图后》)。并将“道”,“艺”关系转化为实际创作时的“心”、“手”关系: “求物之妙,如系风捕影,能使是物了然于心者,盖千万人而不一遇也,而况能使了然于口与手者乎?” 他的这一思考是相当深入的,在艺术思维的过程中,外界的客观物象转化为主体心中的审美形象和意象,并最终表现为物态化的图画和语言文字。这种对于艺术创作的精细入微的体察,且注重艺术作品自身存在的思想,在中国古代文艺思想史上,是很有价值的。

3 、“萧散简远”说(文学创作中的主客体关系)

   苏轼的这个文论观点,是他在《书黄子思诗集后》一文中提出的:

  予尝论书,以谓钟、王之迹,萧散简远,妙在笔画之外。至唐颜、柳,始集古今笔法而尽发之,极书之变,天下翕然,以为宗师。而钟、王之法益微。至于诗亦然。苏、李之天成,曹、刘之自得,陶、谢之超然,盖亦至矣。而李太白、杜子美以英玮绝世之姿,凌跨百代,古今诗人尽废;然魏、晋以来,高风绝尘,亦少衰矣。李、杜之后,诗人继作,虽间有远韵,而才不逮意。独韦应物、柳宗元发纤秾于简古,寄至味于淡泊,非余子所及也。唐末司空图崎岖兵乱之间,而诗文高雅,犹有承平之遗风,其论诗曰:“梅止于酸,盐止于咸,饮食不可无盐梅,而其美常在咸酸之外。”盖自列其诗之有得于文字之表者二十四韵,恨当时不识其妙,予三复其言而悲之。……信乎表圣之言,美在咸酸之外,可以一唱而三叹也。

我曾评论过书法,认为钟繇、王羲之的书法,萧散简远,韵味悠长,妙在笔画之外。到了唐代,颜真卿、柳公权开始集古今书法之大成,极尽变化之能事,天下人一直推崇他们为书法的师表。而钟繇、王羲之的书法传统就日渐衰微了。至于诗歌也是如此,苏武、李陵的诗浑然天成,不待雕琢;曹植、刘桢的诗发自胸臆,不受清规戒律的限制;陶渊明、谢灵运的诗超脱世俗,萧散飘逸,都是最好的诗作。而李白、杜甫的诗卓然出众,冠绝当世,超越百代,使古今诗人的作品都黯然失色;然而,魏晋以来高风绝尘的风格,也就渐渐衰败了。李、杜之后,诗人们间有寓意高妙的作品,但他们的才能不足以表达深意,只有中唐韦应物、柳宗元的诗清新细腻,词采雅洁,超世不俗,单纯古朴;其浓烈的诗味体现在朴实自然的艺术风格中。这是其他诗人所比不上的。唐末的司空图处于兵荒马乱的年代里,而他的诗是那样的高雅,还带着太平盛世的遗风。他论诗说:“醋是最酸的,盐是最咸的,人们饮食不可能没有醋和盐,而最美最佳的味,却常在咸酸之外。”他将自己研究诗歌的心得体会,写了二十四首诗,概括了诗的风格。可惜当时的人不能洞识其中的奥妙,我再三读他的《诗品》,深受感动,并感到惋惜。……真正体会到司空图的诗论是令人信服的,最佳的美味确实在咸酸之外,这样的诗可以再三呤诵,余味无穷。

这是先从他所擅长的书法说进来,在书法上,他推崇魏晋时代的“远韵”,即钟繇、王羲之书法作品的“萧散简远,妙在笔画之外。”而到了唐代的颜真卿、柳公权这些大书家, “始集古今笔法而尽发之,极书之变,天下翕然,以为宗师。而钟、王之法益微。” 由此可见,苏轼对于文艺创作中形、神关系的见解和言、意关系的见解是相辅相成的。《东坡文谈录》记载他的话云:“意尽而言止者,天下之至言也,然而言止而意不尽,尤为极致”。可见是追求“意在言外”,“言不尽意”的审美意趣。故而他十分称赏司空图“味在咸酸之外”的诗歌美学思想。在诗歌创作风格上,苏轼推崇“枯淡”。他所谓“枯淡”并非指某些宋诗淡乎寡味的伧父面孔,而是指在平淡之中包含有丰厚的意味和理趣,是“发纤浓于简古,寄至味于淡泊”。

 

4 、“不厌空静”说(创作中主体的精神状态)

上人学苦空,百念已灰冷,剑头惟一验,焦谷无新颖。胡为逐吾辈 ? 文字争蔚炳,新诗如玉屑,出语便清警。退之论草书,万事未尝屏,忧愁不平气,一寓笔所骋。颇怪浮屠人,视身如丘井,颓然寄淡泊,谁与发豪猛 ? 细思乃不然,真巧非幻影。欲令诗语妙,无厌空且静;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阅世走人间,观身卧云岭。咸酸杂众好,中有至味永。诗法不相妨,此语更当请。( 《送参寥师》)

  所谓“空静”,本是佛学用语,意指佛徒在领悟佛法时的排除一切精神干扰的空明心境,其说通于老庄道家的“虚静”说。苏轼在《送参寥师》一诗中讲道这一思想,认为在文艺创作中,诸如诗歌创作和书法创作,艺术家的主体心态都需要“空且静”,这才是创作主体的最佳精神状态。

  评论这张
 
阅读(20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