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义华的作品空间

赤膊断剑,谈是说非

 
 
 

日志

 
 
关于我

诚实为人,真实为文。《人民文学》驻外工作部,香港《香江文学》杂志执行总编。策划人,经纪人。

网易考拉推荐
 
 

当代”潘金莲“情难定害死丈夫和情人  

2006-10-02 09:43:58|  分类: 纪实特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潘金莲“情难定害死丈夫和情人   

                □ 娄义华   




   一个饱受了贫困的女人和一个家境比较好的男人组建了家庭,当家庭这只航船在人生旅途的海洋中航行,顺流时,风平浪静,和睦安祥。处于逆流时,这个家庭的女人却不能与丈夫共患难,顶风雨。她把人生想象得一帆风顺,她不愿与丈夫过着坎坷、曲折的生活。她开始改变,她兼弃丈夫的矮小丑陋、无能力,于是她在丈夫出处千辛万苦挣钱来养家糊口时,她在家红杏出墙,勾引男人,偷情最终是纸包不住火,被丈夫发现后,仍不思悔改,置国家法律和道德伦理于不顾,公然与两个男人公开生活,丈夫居然将妻子以几万元的费用转让给妻子的情人。在新世纪上演了一部当代“潘金莲”与“武大郎”、“西门庆”的悲惨戏剧,发人深省。

   这位当代“潘金莲”纯属巧合也姓潘名思思,1966年6月6日,降生在湘中小城涟源市石马山下,涟水之滨的白虎村,1.68米的个头,丰满挺拨的胸脯,白里透红的皮肤,水灵灵的大眼睛,随便往那儿一站,婷婷玉立,乡亲们都认为她确实美,浑身上下散发着诱人的青春朝气。自从1980年嫁给被人们称为“武大郎”的谭鸣时,人们给潘思思取了一个雅号“潘金莲”。1999年9月29日起,被涟源市公安局拘留,儿女从未来探过监。

   蒋胜华1964年8月生,身高1.78米,一表人才,是涟源市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但是此人风流成性,沾花惹草的风流韵事在涟源也是响当当的,人们称他“西门庆”。2000年5月31日被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谭鸣1956年6月生,老实、憨厚、勤快,身高1.53米,人们常称“武大郎”,1999年9月28日晚,被蒋胜华用锤子打死于睡梦中。



摆脱劳苦命运,少女嫁出好生活     

   潘思思出生的那个代,她们家的日子过得特别清苦,她的母亲在坐月子时不注意休养,染上了难以医治的月子病,是村里有名的“药罐子”,家中仅有的几个“银子”全部花在她母亲的病上,潘思思小学未毕业,就不得不辍学回家,帮助父母料理家务,出工挣工分,每天三餐都是杂粮为主,野菜为辅,米饭只有过年过节才能有得吃。

   1980年,14岁的潘思思虽生长在农村,但涟水的清纯和石马山的翠绿养育了她乖巧白皙的脸庞,时年已有1.64米,许多乡村妇女及同龄姑娘羡煞她那优美起伏,婀娜多姿的身段。潘思思的母亲病情越来越严重,几乎不能劳作,只有她的父亲一人操持着家务、耕种农田,家境越来越困难。潘思思的父母心想思思已长大成人,何不把她嫁出去,找个好婆家不要再跟着我们受苦了。那一年,潘思思的堂姐获知此信息后,就上门做媒来了,要介绍的对象是堂姐婆家同村的谭鸣。谭鸣身高仅1.53米,腰粗如桶,腿短而壮,大脑袋,络腮胡。堂姐把双方约好几天后在镇上赶集时见面,潘思思不悦之色早被堂姐瞧在眼里,左一句“世上无丑男,浓缩的都是精华”,又一句“矮是矮一点,但家境殷实”,不停地劝说潘思思母女,又细数了谭鸣许多优点,谭鸣为人老实,从不打牌、下棋、上舞厅,身体强壮、勤快,样样农活都会干,说嫁给这样的男人,靠得住,用不着受苦受累。

   潘思思的母亲心想,人才差点有什么关系,只要人品好,爱劳动,勤快就行,好人才当不了饭吃,潘思思母亲点了点头,穷怕了的潘思思听了堂姐的一番游说,也有一点动心,并答应堂姐可以交往,通过一年的观察,潘思思母亲对侄女所言得到了证实,满口答应了这门亲事。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没有卿卿我我的亲热,两人很快择期结了婚,那一年,潘思思只有15岁,谭鸣25岁。

   初为人夫的谭鸣,待妻子十分温柔体贴。不仅不让潘思思干任何粗重的农活,家务事也是全包,谭鸣娶了个嫩妻,视她如珍珠宝贝,还经常帮她洗头、洗脚,稍有不满意或遇上心情不好,无理取闹,他也总是大肚包容,一笑了之。

   在谭鸣的悉心照料下,潘思思出落得比婚前更加迷人了,谭鸣逢人就说:“我这辈子,能娶上潘思思这么漂亮的妻子,也就心满意足了。”潘思思偶尔也产生过“鲜花插在牛粪上”的失落感,但新婚的喜悦,谭鸣的细心体贴,舒适无虑的生活,还是让她感到甜蜜、幸福。

    

好日子不在,招蜂引蝶另觅新欢     

   婚后不到半年,潘思思的母亲一病不起,劳累过度的父亲,经受不住丧妻之痛,不久也辞别了尘世。

   一年后,未达到结婚年龄的潘思思产下了第一个女儿,就被有关部门给予了处罚,从此后当了几年“超生游击队”,又生了两个女儿,曾经红红火的谭家,从此一落千丈,潘思思再次感受到了贫穷的窘迫,对谭鸣开始挑三拣四,怨言日渐增多,老实的谭鸣,每次都以自己的宽厚,消除了潘思思的怨气。

   1991年春节过后,为摆脱困境,谭鸣带着妻女来到涟源蓝田镇,干起了小商贩。他在城东租了一套房子,安顿下一家五口,便到市场摆了一个蔬菜摊子。这样一来,带小孩,做家务,给谭鸣送中饭等家务事,全都落到潘思思身上。潘思思习惯了谭鸣对家务的包揽,不愿再吃这种苦,先是将女儿送回农村,请公婆代为照看,尔后谭鸣的中饭也不送,由他在外胡乱地吃一点,再后来,家务事全都不管,整天泡在牌桌上。

   半年后,一个叫强的牌友,垂涎潘思思的美貌,不顾有家有室,疯狂的追求潘思思。经不起金钱的诱惑,潘思思很快就成了这个中年男人的猎物。

   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当潘思思与强相依相偎地在林荫道上漫步时,被收摊回来的谭鸣撞个正着。愤怒的他,抄起扁担就打强,被潘思思死死抱住,强才得以脱身。

   谭鸣伤心极了,但她只是苦口婆心地劝说妻子。谭鸣声泪俱下地劝诫过后,潘思思确实收敛了不少。强也慑于谭鸣要到强单位控告的威胁,不敢再与潘思思来往。

   但没多久,好逸恶劳、贪图享受的潘思思,耐不住寂寞,又到处招蜂引蝶,与几个男人纠缠不清。在潘思思不断的绯闻背后,是谭鸣不尽的屈辱,但是,为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家,为了让儿女有一个完整的爱,他一忍再忍,固执地维系着这个家。



死性不改,偷情酿祸因     

   1998年7月,谭鸣应朋友之邀,前往北京做生意。这下,潘思思的胆子更大了,丈夫刚走不久,她就领回了另一个“丈夫”。他叫蒋胜华,36岁,涟源六亩塘镇井家村人,高中毕业后开始在家办船厂,做过生意,开过发廊,自称家庭不和,夫妻分居多年,正在闹离婚。

   他们是在一家酒店开业的宴席上相识的,两人谈得很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势。当晚,两人度过了第一个不眠之夜。

   潘思思将蒋领回家,还要从农村来度暑假的女儿喊蒋做爸爸。蒋亦大模大样地当起了“户主”。

   从北京回家不久,谭鸣从女儿口中知道了妻子与蒋胜华偷情之事,但谭鸣仍然没有大吵大闹,只是语重心长地和妻子长谈了一次,希望她珍惜这个家。潘思思自知理亏,满口答应不再与蒋来往。谭鸣满心欢喜地领着妻子回老家过了一个幸福的大年。

   1999年春节过后,夫妻俩再次来到蓝田。不久,一直忙着做生意的谭鸣突然发现妻子“失踪”了。原来,蒋胜华趁谭鸣外出之机,闯入谭鸣家,要潘思思跟他一起私奔。潘思思不从,蒋威胁要杀了潘思思的女儿,再与她同归于尽,继而又使用苦肉计,捡起一块砖头,砸破额头,边砸边说:“你不跟我走,我就死在你面前。”潘思思心软了,赶忙扶蒋到人民医院包扎,随后,两人租了一套房子,偷偷地过着夫妻生活。

   谭鸣找到潘思思后,打了潘思思两耳光,潘思思竟寡廉鲜耻地说:“你去北京后,寄过一分钱回家吗?我要交子女的学费,要交房租,要维持人情往来、生活开支,那么大一笔钱,我一个女人家,到哪里去弄?还不是全靠蒋胜华资助吗?你要是有气,离婚好了。”

   谭鸣噎住了,这个懦弱、无能的男人,竟然只知道痛苦地捶着自己的脑袋,无言地抽泣。



妻子转让,情人杀夫,法理不容     

   潘思思随谭鸣回家后,仍执迷不悟,坚持要离婚,并返过来劝说谭鸣好合好散,说“我要阿华补偿你三四万块钱。如果你不相信,在他付清款之前,我不和你离婚就是了。”谭鸣知道潘思思的心已去,绝望之余,含泪答应了。

   在潘思思的斡旋下,两个男人达成了一份口头协议:潘思思与谭鸣离婚,潘思思转让给蒋胜华,蒋补偿谭鸣40000元。

   潘思思与蒋胜华,一面在潘思思丈夫眼皮底下过着如同夫妻的生活,一面又待谭鸣如史长一般。潘思思喊谭鸣叫老谭,蒋胜华与谭鸣互相称兄道弟。三人在家时常常一起玩字牌,外出时两个男人都陪着潘思思打牌、逛街,只有当家中只剩下谭鸣和蒋胜华的时候,那才是最尴尬的时分,两个男人,默默地守着同一部电视,谁也找不出一句话来。

   谭鸣本想以一种最可怜的方式来换取妻子和蒋胜华良心的发现,因而当面总是笑对他们,只有夜深人静,才泪湿枕巾,独自饮恨到天明。然而,她们的反应,令他他彻底失望了。蒋胜华不仅没有离开之意,也只字不提付款一事,甚至还要从谭鸣家拿钱出去打牌。

   那是1999年7月初,一个朋友约蒋去打牌。蒋囊中羞涩,向潘思思借钱,蒋从床底下拿出谭鸣的皮包,掏出800元钱就跑。

   本已濒临绝望的谭鸣,觉得这是唤醒妻子的良机,他趁机再次情深意切地劝妻子。潘思思似有所悟,表示决不再与蒋来往,为表示诚意,弥补过错,还抢着做家务。

   8月中旬,消失了一个多月的蒋胜华,忽然再次出现在潘思思面前,不仅归还了他拿走的800元钱,而且带来了玫瑰、香水和项链。一番甜言密语后,他再次赢得了潘思思的心。8月20日下午,潘思思到美容美发楼与将胜华幽会,至晚上11点多钟仍未回家,谭鸣一路寻访而来,顿时怒火冲天,折身拿来一把菜刀,撞开门,将蒋胜华砍得头破血流,昏倒在地。幸亏110及时赶到,蒋才捡回一条命。

   蒋胜华根本没有从这次流血事件中醒悟过来,当他伤愈出院,潘思思要他搬回谭鸣家,蒋竟坚持要谭鸣亲自来迎接。

   不知谭鸣是怎么想的,也不知潘思思是怎么说服丈夫的。总之,谭鸣再次与潘思思一起将蒋胜华接回家,他万万没想到,这一次,他是将一颗炸弹安进了家门。

   为了安抚蒋胜华,到家后,潘思思召集两个男人,提出修改原合同,“转让金”由40000元减到20000元。两个男人都表示同意。

   哀莫大于心死。谭鸣完全听任了命运的安排,他甚至不再恨蒋胜华,也不问起付款一事,对妻子在自己眼皮底下与蒋寻欢作乐完全视若无睹,毫不生气。而他自己要过夫妻生活,却只能趁蒋胜华外出之机,与妻子偷偷地匆匆行事。

   由于蒋胜华迟迟拿不出2万元钱,潘思思对蒋渐生厌倦之意,第一次真正产生了与蒋分手的念头。她偷偷地去找蒋一个最好的朋友,请求他去做蒋胜华的工作,想了断这桩没有结局的婚外游戏,但遭到蒋的拒绝。

   9月28日晚,潘思思和蒋胜华为分手的事大吵了一块。潘思思赌气,闩上睡房门先睡了,蒋胜华只得与谭鸣同睡一张床,但他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尽是与潘思思苟合以来的是是非非,便下床坐到客厅沙发上,独自一人想心事:自从与潘思思勾搭上,自己落得声名狼藉,妻子离婚,儿女不认爸爸,手头原有的一笔钱,在与潘思思打牌赌博、吃喝玩乐中挥霍一空,20000元“转让金”根本拿不出来,潘思思竟在此时提出分手,岂不是害我人财两空、身败名裂,还白白地挨了谭鸣几刀吗?……一想到差点被谭鸣砍死,蒋胜华不由恨意顿生,决意要除掉谭鸣,既报刀砍之仇,又可扫除与潘思思结合的障碍。但他心头又紧张,又复杂,烟头丢了一地,迟迟不敢动手。到次日凌晨4时许,天已微微泛白,蒋胜华捺息最后一个烟头,从柜子里拿出一把铁锤,照着谭鸣头部猛砸一锤,谭鸣大叫一声“哎哟”,蒋又补上一锤,谭鸣就无声无息了。

   1999年10月9日,蒋胜华被缉拿归案,一口咬定其杀人系潘思思唆使。尽管潘思思因为矢口否认,证据不足而没有被移送起诉,但她还是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在拘留所,等候处理。2000年5月31日蒋胜华被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死刑立即执行。

   几个女儿从没来探过监,还写信说不认她这个妈妈。如今,丈夫死了,“情人”被判死刑,家没了,儿女也“没了”今后的路真不知该怎么走?(原载《现代家庭报》等报刊,作与2000年6月。)
 
  评论这张
 
阅读(5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