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义华的作品空间

赤膊断剑,谈是说非

 
 
 

日志

 
 
关于我

诚实为人,真实为文。《人民文学》驻外工作部,香港《香江文学》杂志执行总编。策划人,经纪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小说连载:观夫与寡妇(66)  

2006-09-08 23:4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杯小说连载:         
                观夫与寡妇(66)
 
                          娄义华
 
   快到廖局长的办公室门口,寡妇对自己的脸还是没有信心,虽然被那些化妆品厚厚地包裹了一层,但总觉得不那么美满。再次打开坤包,掏出那个椭圆镜,正着,左照,右照,拿出粉刷仔细地修补,让那些化学物品均匀地呆在脸上。又抽出眉笔在柳叶眉尾细细地拉了一个弯勾,来回照镜子,确定基本对称后,她索性把眼圈描黑,即便她从来没有这样化装,由于黑色呆滞的眼神实在让人见了没有精神,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千万不能让局长觉察出自己的萎靡与不快。下一步检查樱桃嘴,嘟嘴、抿嘴,淡淡的粉红,镶嵌在寡妇鼻梁下,煞是性感迷人。确定基本无误以后,对着镜子轻声地说了几遍“茄子”,僵硬的肌肉稍微有些缓和,挤出了一些笑容,关上化装盒。挺胸,收腹,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寡妇敲响了房门。
 
   三声过后,房内没有反映,寡妇以为局长上厕所了。再敲试试,这时,房内传出声音。“请进!”一个女人的声音。寡妇拧开房门,大踏步就进了局长办公室。廖局长的办公室是一套复合式套房,跟酒店的豪华公寓差不多,外面一间是会客厅,摆着真皮沙发,协调的茶几,还有他的秘书,就守在这间房子里。另外还有一间卧室,是专门提供给日理万机的局长的,他的担子很重,可能会经常性地忘了时间,忙于工作。如果忙到深夜,局长就有地方休息,这样的办公环境有人说很人性化。里面一间比外面这间秘书房还要大些,全局上下都知道,超过了六十平米。如果局长的雅兴上来,就可以搂着可人的秘书跳上几曲,以缓解工作的疲劳。这办公室还不至这些,还有一体化的厨房,一体化的卫生间,是人都得吃喝拉撒,局长的时间宝贵,不可能让他到公共厕所去解决内急吧。在办公室的另一端,还有一个可以看见江水,远山的阳台。局长有时候就端着一杯咖啡,到这里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当然,播放歌曲的那些高档影音器材是少不了的,局长的办公桌对面就是一台壁挂式的液晶彩电,不大不小34英寸的,电视已经更换了好几代,局长说这也是与时俱进。在电视的两边摆放着两个差不多有人高的两个黝黑的音箱,中间还有两个中置,两个低音炮,在他的办公桌后面,还挂着两个环绕音箱。音源设备也不逊色,不光有数字DVD,还有调音台,这些都那么规矩地一层又一层地摆放在专门的影音柜上。办公室里的人讲,配置这套JVC的7.1家庭影院就化掉了近十万元,还是专门派人到上海去预定的,说这样的设备在国内也找不出几台。
 
   跟局长添置如此高昂的设备,还是机灵的办公室主任在一次会议上,局长无意间流露出来,他说他是一位超级发烧友,喜欢摆弄无线电,小时候还把一台电子管的收音机拆了,就剩下两粒螺丝没找到地方外,其他的元件都装上去了,局长至今还引以为豪。局长爱听流行歌曲,谁流行他就听谁,他说这叫紧跟时代脉搏,不然就要落伍,掉队。局里经常搞活动唱卡拉OK,局长唱起流行歌来,令许多刚毕业的大学生都望尘莫及,年老心不老。不过他最讨厌听那些什么高雅音乐和交响乐,他说那些人吃饱了,没事干,就知道单个摆弄不好乐器,就凑在一起呜呜啊啊,滥竽充数,鱼目混珠。局长看不起那些人。所以局长办公的时候也是边听着那些女歌手的歌曲,在歌声中忙碌地批着文件。这些器材的最大功率可以达到5000瓦,听说一些的士高舞厅的音箱也就这么大的功率。
 
   要是把音量开到最大,那声音可以穿过几条街,趟过那条河,冲到河对面去。局长还是非常注意影响,不管上班时间还是午休时刻,都把音量遥控到合适的位置,有时候那些音乐一直循环地播放着,甚至几天都不停。有时候秘书的耳朵都起茧了,就进去委婉地跟局长说:“局长!你休息了还把音箱开着”之类的话。局长立即气定神闲说:“就是要好好检验一下它的品质,我们又不缺电,你担心什么。”的确,局长可是省电力局的一把手,可以随时拉闸停别的单位和居民的电,那有断自己的电的道理,几个音箱算得了什么,就几个灯泡那么大的功率。
 
   寡妇拧开的是第一道门,首先看到的局长秘书。秘书是一位敢与寡妇竞美的女大学生,比寡妇早一年分到单位。寡妇没到单位之前,她被全省电力系统的人私下选为“电力之花”。她所处的位置,权重位高,又是局长的贴身红人,犹如鲜艳盛开着的罂粟花,很多人都只能远观不敢接近,有这个贼心没这个贼胆。廖局长走到那里,她就跟到哪里。心高气傲,不可一世,不苟言笑的姿态,局里有人悄悄给她取了个别号叫“冰清玉人”。她在局里很少说话,连笑一下都觉得奢侈。至今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包括寡妇在内,也不知道她的背景,她的生活,平常也是工作上的一些沟通。
 
   映入寡妇眼帘的,还是那张冰冷的脸,是乎天生就缺乏笑意的脸。有人借了她十斤大米,换了她一斤糟糠似的,谁见了都有些畏惧。只见秘书的脸红扑扑的,头发有些乱。寡妇非常礼貌地说:“局长要我来的。”她右手一挥,眼睛都没有抬一下,也未开金口,说句话都显得多余,就用手势示意寡妇进去。就在她抬手的一瞬间,寡妇发现秘书的衣服扣子扣趔了,嘴巴上的口红仅剩下嘴角的一小块。寡妇来不及多想什么,敲响了局长的房门,虽然是一个套间,每个房间都有房门保守着。“进来!”响声刚落,局长就听见了。寡妇进屋,顺手把房门打开。

  “宋科长,请坐。”廖局长很客气地手一挥,示意寡妇坐在自己对面的真皮摇椅上。
   寡妇直奔主题,说:“廖局长找我来有什么指示?”她非常痛苦地默念了一个“茄子”,嘴角朝两边拉伸了一下,算是对局长笑笑。
   “宋科长不要那么急吗,听我慢慢说。你等会啊,我换张碟片,我刚买了一张最近网络上流行的《狗之歌》。”廖局长用遥控器退出碟片,把那张有《狗之歌》的碟片放了进去。然后扭了几下屁股,晃着没有脖子的脑袋,廖局长的脖子跟下巴齐,脖子跟脑袋一样粗,看上去,他的脑袋好象是垛在上面的小丑似的。屁颠屁颠的,好象一头熊猫坐到了可以平躺、可以升降、还带有按摩的摇椅上。又另外抓起一个遥控器,把摇椅的靠背往后放了放,廖局长每次会见他的下属,他都要稍微靠后些,他多次征求秘书的意见,那样子才显得有威严,又能使他的身材显得苗条,坐着也舒服,那犹如簸箕般的肚子才不会碰到桌子。他的这些准备工作都差不多的时候,外屋的秘书也端着两杯茶进来了,“廖局长,这是刚泡的英国红茶。”另一杯就放在寡妇门口,也没说什么,就往外屋走。

   寡妇客气地说:“谢谢!都一个局里的,还泡什么茶。”
   “宋科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虽然咱们是一个单位的,你也不是经常到我这里来。喝杯茶是应该的,你尝尝正宗的英国红茶。这是我托朋友从英国带回来的,趁热喝。来,你试试。”说着就端起纸杯递到寡妇手上。见秘书快到门口了,这时,廖局长提高嗓门命令道:“我说小蔡,你没有看见我跟宋科长在谈非常重要的话题吗,把门给我关上。”蔡秘书回头白了一眼,很不情愿地,“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出去了。

   寡妇轻轻舔了一口浅红色的红茶,说:“廖局长果然有品位,这红茶不但香醇,口味也地道。”不过寡妇还有一句话到喉咙眼又哽咽下去。“这红茶喝起来跟超市里几块钱一包的没有多大差别。”
   “宋科长不但眼睛犀利,味觉也很刁,看来你也是个品茗高手。”廖局长翘起大拇指夸奖寡妇。

    “廖局长你这是一飞到对面说话——过江(奖)了,哪能跟局长比,还望局长多多指教。局长特地找我来不光是为了喝你的红茶吧?”

   廖局长清清嗓子,举起有美女图案的青铜杯,拧开盖子,把鼻子凑近杯沿,深深地吸了一口茶香,仰头“哇”了一声,又轻轻地呷了一口,含在口里来回地转动,好象一般人漱口一样,停顿了一会儿才吞下去。盖上杯子,说:“宋科长每次都是心急火燎的,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啊?好!我喜欢你这种风格,办事雷厉风行,不过,还是那句老话,急中容易出错。今天找你来,的确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廖局长把《狗之歌》设定为循环播放,那首歌就一直重复着,已经听了好几
遍,寡妇还是没有听懂那歌中唱的什么,好象是夸狗有什么好。大概是受到时下
流行歌曲的影响,如今的歌曲好象实在找不到歌颂的主体了,要把那些人类亲密
的朋友也歌颂一遍,都在提倡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的原因?

   廖局长接着说:“我们局里在下个月要进行人事变动,两位副局长退居二线当调研员,我将从两个处里提拔两位得力的处长来当我的助手,你们处的张处长是重点对象。顺理成章,你们处里呢也要提拔一位副处长,你将是重点考察目标。同时呢,你的这个位置呢就由你来考察,看那位合适,从四位副科长中给我挑选一位业务能力强,思想素质高的人来主持你这个部门的工作。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看这事重不重要,关系到全省电力系统的发展。”
 
   “那是,那是。”寡妇点头应允道。她接着说:“我们这个部门就不用考察了吧,我还年轻,在一线多锻炼锻炼,我还没有准备好,恐怕不能完成局长交给的重任。”
 
    “宋科长就不要谦虚了,像你这样的人才在我们局里真不多见,现在不是提倡领导干部年轻化吗?我这也是响应上级的号召,我现在没有说你就一定能行,还要组织上按照规定严格考察,我是交给你任务考察你的下级,即便你不动,也是为局里储备人才吗。”廖局长这时点燃一根烟。

    “那好,坚决完成局长交给的任务。”说完,寡妇的手机响起,只听她非常着急的样子说:“好!好!我马上来。”

    “局长,我有点急事要去处理,我会按照组织的要求来严格执行的,请你放心。”说完就准备离去。廖局长伸处手来,寡妇礼节性地伸手握住局长胖乎乎的手,廖局长另一只手也搭过来,来回摸了摸,脸上荡起淫淫的笑。寡妇使劲才挣脱了局长有劲的手,出了局长办公室,下楼去。(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