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义华的作品空间

赤膊断剑,谈是说非

 
 
 

日志

 
 
关于我

诚实为人,真实为文。《人民文学》驻外工作部,香港《香江文学》杂志执行总编。策划人,经纪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小说连载:观夫与寡妇(65)  

2006-09-07 20:19:28|  分类: 体育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杯小说连载:         
                   观夫与寡妇(65)
 
                          娄义华
 
   父亲义无返顾,一阵清风,非常坚决地掩门而去,在即将出门的刹那,寡妇非常想拽住父亲,伸出去的手就是没有抓住父亲,久久停在空中,一扇黑色的防盗门隔离了两人,脚步声渐渐消失在耳朵的尽头。父亲的余温还在碗上,筷子上,那些父亲与母亲的回忆依然历历在目,在眼前鲜活地跳跃,仿佛时空可以任意来回,可以触摸,可以感觉。
 
   寡妇收拾好桌上的饭菜,将碗洗干净,非常整齐地放回原处。她要母亲回来以后,察觉不出父亲悄悄溜回来过,特意将父亲用过的碗用干净的抹布仔细地擦了两遍,确定碗里碗外没有一滴水珠以后,小心翼翼地按照当初的摆放位置放好。特意为母亲留的一碗筒子骨汤、一碗红烧肉盖上保鲜膜,放进冰箱中的冷藏室。细心地打扫了一遍厨房,把灶台、煤气灶都抹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打开门,准备离去的一瞬间,寡妇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掩上房门,想起应该给母亲留个字条,不让母亲查出点蛛丝马迹,感觉这一切都依然平静如旧,不会有蹊跷。
 
   尊敬的母亲:
       您好!
       今天我回来,你不在家,我做好了饭菜,一直等你,可是你迟迟未出现
。我做了你爱吃的两道菜,都放在冰箱里。父亲也没有回来,不过我接到父亲的电话。他说过得很好,这段时间将在外面看世界杯,他没有具体说在什么地方。
                                                                            爱你的女儿  丹丹
                                                                                      即日
 
   寡妇不诚实,她说了假话,父亲明明回来过,她背着良心欺骗母亲。有人会看不起她,有人会倒竖拇指鄙视她,这都没有关系,她在做出决定时,都已经想到了这些,她知道,欺骗别人是不道德的行为。她权衡以后作出的这个决定,至然有她的道理,她认为,生活当中,不违背道德底线的善意欺骗是可以为之的,有时候,善意的欺骗比实话实说管用。她如此这般掩盖事实,无非就是与父亲站在同一战线,与母亲对抗,扭转母亲的固执,不想让父母亲的矛盾再次升级,力挺父亲的抗争显得有力量,不再是往日的那种境遇,最终都是父亲妥协的窝囊收场。
 
   寡妇将纸条放在非常醒目的位置,挂在开门就能看见的对讲机手柄上。环顾房间一眼,她放心地关上门,下楼开车到单位。
  
   刚到办公桌前,第一口空气还在喉咙眼时,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寡妇被吓了
一跳。到底是谁呀,好象活神仙似的,掐得这么准。电话一直响着,她不想接电话,真想好好静静。那急促的铃声响到第五遍时,寡妇才慢悠悠地抓起电话,没精打采地回答:“喂!你好!”这段时间,她被自己的事情和父母的别扭搞得焦头烂额,身心憔悴,显得有气无力。一听是局长的电话,她立即挺直腰杆,积极调动全身的器官,汇聚到喉咙,铿锵有力地回答局长的问话。那神情就像部队的士兵见到首长似的,只差没有行庄重的军礼。她对面的绢子看见宋科长的这一系列动作,掩不住扑哧一笑,幸好没被寡妇听见,绢子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笑开的脸,慢慢地躲到电脑边,用电脑作为屏障,好一阵子才将笑声刹住。寡妇不停地点头,嘴中还附上一个接一个的“嗯、嗯”声,这些都被绢子仰视的眼睛看得一清二楚。
 
   寡妇接完电话,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由自主地摊在转椅上,咯吱咯吱地响。放下话筒,她用双手撂撂蓬松的头发。打开坤包,拿出随身携带的化装盒。她已经好久没有打扮自己了,望着椭圆镜中的脸,她自己都有些诧异,“这是我吗?我怎么成这个样子了?”她看了一眼赶紧把镜子移开,以为自己背后另有别人,移开镜子朝后面仔细看了一遍,没有别人。将目光投向对面的绢子,见绢子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她带着疑惑、害怕的神情把镜子拉近,对着自己的脸,手在自己的脸边轻轻地捏了一把,确定是自己。她再次拿开让自己能看到自己的讨厌的镜子。沉默了一阵,第三次举起那个椭圆镜,耸了耸双肩,眼睛红润,她双手搭在办公桌上,低头趴在手上,只听见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哎……”。
 
   以前非常精致的一个女人,不论走到那里都是那么光彩夺目,艳惊四座。寡妇到了哪里,那里的男人们都向她投来齐刷刷的目光。那些目光中有羡慕、有欣赏、有嫉妒、有鄙视,还有色咪咪的、挑逗的秋波暗送,还有男人悄悄地吞口水、流鼻血的,还有男人背后说,见了寡妇就有立即冲上去上她的冲动。寡妇既不是名门之后,也不是富豪千金,虽出生寒门,上天却赐予她婀娜多姿的身板,经过精确计算运用黄金分割组合的脸庞,长在她身上的每一个部件都是那么好看,人见人爱。这其中也包括寡妇的顶头上司,厅级干部廖局长,他经常在大小公众场合表扬寡妇说:小宋真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西施转世、杨贵妃再生、王昭君投胎、貂禅的翻版……等等一切形容美女的词汇都被廖局长用在寡妇身上。
 
  经常听别人说,要是在帝王时代,寡妇不是皇后就是皇帝的宠妃。要是在乱世时期,还不知有多少男人为一睹芳容而竞折腰,多少勇士为她抛头颅、洒热血,多少皇帝弃江山爱美人,多少男人为争夺美女而摧城拔寨,易江山改国号。她每次听到这些,心里美滋滋的,好象吃了一罐蜂蜜。民间流传着一句俗话:美女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说得通俗点,就是说人长得漂亮的十个当中,有九个花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难怪别人说会读书的不漂亮,女博士、硕士还真难见到漂亮脸蛋加身,漂亮的不会读书,一天到晚身边都有男人的侵扰,那还有心思读书。寡妇就是那剩下的十分之一,既有美貌,又有聪明才智。行走如风——雷厉风行,说话如百灵——婉约轻柔。没有这样的胚子,心生羡慕、嫉妒,有了这样的身板,却也苦恼。有时候,寡妇就有些抱怨父母给了她耀眼的外型条件,在职场和生活中总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多少次险些掉进别人设计好的玫瑰陷阱,都被她机智地识破,并体面地化险为夷。多少人垂涎她的身子,她能进这个电力局,多半是局长的眼睛目不斜视,嘴巴张得老大的时候,寡妇就轻柔地说了声:“局长!把我分到哪个部门去呢?”廖局长看都没看寡妇的资料,就在她资料上批了字。寡妇掩门离去时,局长的眼睛还直溜溜地望着她。在后来的欢迎仪式上,局长才知道她叫宋丹。
 
   她很注意自己的衣着,到什么场合就穿适合的衣服。从衣服的颜色,到款式,以及随身携带的包,手上的碗表、耳环、首饰的佩带都是那么协调,全身上下融为一体,恰如其分,每一件有自己独特的韵味,搭配在她身上显得是那么合情合理,耀眼别致。还有几个男人私下里开玩笑说,就把她的全身脱下来让别的女人穿上,不一定有她这样逼人的魅力。寡妇的发型也是千变万化,与衣服搭配出风情万种。本来就白皙匀称的脸蛋,她也是在变化的场景中,锦上添花地略施粉黛,变得无可挑剔。
 
   廖局长来电话要召见寡妇,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传达,她不能就这样素面朝天去见自己的长官。虽然有些憔悴,有些疲惫,脸上暗淡无光,但那姿色还在。她开始摆弄那些粉饼、眼睫毛、口红,包中能往脸上涂的,都往脸上厚厚地涂上一层后,像粉刷房子的油漆工一样,来回细致地检查一番,又修修补补,把头发梳了几遍,对着镜子不停地喊了几遍“茄子”后,带上坤包上楼去见廖局长。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