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义华的作品空间

赤膊断剑,谈是说非

 
 
 

日志

 
 
关于我

诚实为人,真实为文。《人民文学》驻外工作部,香港《香江文学》杂志执行总编。策划人,经纪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小说连载:观夫与寡妇(62)  

2006-08-27 20:41:04|  分类: 体育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杯小说连载:         
                  观夫与寡妇(62)
 
                        娄义华
 
  “一朵花”与观夫有说有笑,寡妇妈的到来,笑声嘎然而止。欢快的气氛总是会被郁闷的脸色打破,观夫与“一朵花”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一朵花”赶紧远离床头,提起水桶出去打水。她明白寡妇妈半路杀出,其用意不难理解。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从昨天寡妇妈带刺的话语中,阴冷的脸上“一朵花”读出其中的意味,她在为她女儿拯救婚姻。自从来照顾观夫起,“一朵花”一天天的实际行动不断博得观夫的喜欢,正当这种喜欢在逐渐累积,眼看就要彻底俘虏观夫的时候,寡妇妈突然插一杠子,“一朵花”十分气愤。她在水池边骂上了:“妈的,这个死老太婆。”还挥拳击打自来水管流出的水,她很想劈断流水,任凭双手挥舞千百次,流水依然沿着自己的轨迹源源不断地向下流。可是,谁又能做到呢?唯一的又是最后的解决方案就是关掉水龙头。
 
  “一朵花”使劲地劈打水流,仰头狂喊起来,她真想听到上帝的圣言,是放弃还是继续?“不!我不能放弃,爱他难道不可以吗?这是我的权利,任何人不能剥夺。”的确,每个人都有爱,她要把爱奉献给谁,这是个人的自由,任何人无权干涉。当一个人去爱一个在法律保护下的男人,单纯的爱恋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要拥有对方,肯定与道德和法律所不容。“一朵花”此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弱势,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很无助。手指着镜子,自言自语鼓劲道:“你一定要坚强,千万不要放弃,如果都没有去争取,就这样自暴自弃,肯定会遗憾终生。

  “一朵花”酝酿已久的一句想说给观夫的话此时再次浮现脑际:“不要问我
爱你有多深,我真的说不出来,只知道你已成为我生活中的一种习惯,不可或缺的习惯,每时每刻,可以不吃饭、不睡觉,却无法不想你!”她真想在时机成熟的时候说出来,让他感受到,让他体会到她的一番心意。
 
   “一朵花”如今不光是要博得观夫的喜欢,还要面对寡妇一家苟延残喘的拯救。她心意已定,决定要面对一切,无论多少困难,她都要坚持。平常只能提半桶水,今天她却打了满满一桶水回到病房。
 
   刚放下水桶,邻床的老者笑盈盈地拿“一朵花”说事:“越来越厉害了啊。”她的一举一动每天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每个细小的变化都瞒不过他们的眼睛。“一朵花”生怕他们说漏嘴,赶紧接过话茬说:“大伯,其实一桶水一般人都能提起来,这是每个人的潜力,只是没有外界的刺激和力量的感召吧了。”老者没有继续说,只是“恩”了一声。
 
   寡妇妈此时莫名的高调话语让整个病房都吓了一跳。“你打这么满的水来干什么?没水了吗?要停水了吗?你们这些年轻妹子就是拈轻怕重。”“一朵花”一听这带有火药味的话,气不打一处来,以牙还牙,谁怕谁呀?“伯母,我尊重你才喊你一声,不要依仗你老,想怎样就怎样。我是在服侍你女婿,请你搞清楚,没有听到你的一句感激的话,反而是讥讽挖苦的话,你把我当什么了?你以为我很想来吗?我自己的父母病了我都没有去照顾,不是看在赵总是我的领导,我才懒得来呢。你以为是看你的面子吗?你有什么面子?真是的,好心没有好报。

  “一朵花”的话音刚落,病房中的十来对眼睛都齐唰唰地看着寡妇妈。她此
时一反常态,笑容开始爬上脸庞,走过去拉着“一朵花”的手说:“哎呀!你这个妹子嘴巴还挺厉害的啊,都是伯母不好,请你不要见怪,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寡妇妈一直期待的话终于让“一朵花”说出口,似乎让他感到安心些了呢?
  
   “一朵花”主动提出白天要休息,这段时间就请寡妇妈来照顾。她还没等寡
妇妈的许可就拿起坤包走了,是那样自信,那样淡定。大家用不解的目光看着她匆匆离去,其中有些人是读出了“一朵花”的心思的,看着她就这样放弃,有些惋惜的目光投给她。“一朵花”难道就否定了自己刚才的决定?走得如此从容,如此坚决。
  
   寡妇来到单位,无心上班,被家里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趴在办公桌上,疲
倦地思考着这一切,此时的她,宛如猫吃甲鱼——摸不着头。在母亲身上不能找到妥协,她决定找父亲。心已寒的父亲到底到哪里去了呢?这跟当初找观夫有什么区别,但还是不要放弃,哪怕是最后一线希望,只有尽早找到父亲,化解心中的伤痛,才不会导致不可逾越的鸿沟。联系寡妇所知道的老爸的同事,一个又一个电话过去,回答的都是寡妇不愿意听到的回答。“爸爸!你到底上哪里去了?”无数次心中的呼唤,也不知道父亲究竟在何方。她请假回家等待,来个守株待兔,兴许父亲会回来。(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