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义华的作品空间

赤膊断剑,谈是说非

 
 
 

日志

 
 
关于我

诚实为人,真实为文。《人民文学》驻外工作部,香港《香江文学》杂志执行总编。策划人,经纪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小说连载:观夫与寡妇(22)  

2006-07-06 16:18:28|  分类: 体育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杯小说连载:         
                观夫与寡妇(22)
                             
                      娄义华
 
   小王离开了机关,在百般不情愿下告别城市,告别病重的父母,退掉了夜校学习,背着厚重的行囊开始向农村进发,开始他五年的扶贫工作。离开的那天晚上,他的许多同学和朋友都来送行,听着街道两边不时传来球迷看世界杯发出的呐喊声,此时他没有了往日看世界杯时的激动与喜悦,表情木纳,面无悦色,他对世界杯充满了怨恨,他此时心中有股怒火无处发泄,右手握拳一挥,脱口而出:“世界杯,该死的世界杯,我憎恨你!”都是因为它,使自己离开了舒适的机关,可以实现他抱负和仕途的机关。
 
   马上就要开车了,小王和他的同学朋友一一告别,同学朋友们都在安慰他,祸起世界杯,或许不是坏事,也许是好事,在新的岗位上积极去对待,五年以后的积累,可能会让你的翅膀更硬。人们都挥舞着手臂送别,在人群中,寡妇也在以同样的姿势与同事们告别,小王不知道看见没有。
 
   小王离开了,他的位置换成了绢子。两个女人,话题自然就多些。绢子在与科长拉近距离的同时,还是把握好一个度的,毕竟有前车之鉴,自己就坐在这个椅子上,给她一个警示,还是要处处维护科长的尊严为重。其实,又有多少人知道,寡妇的那些流言蜚语,其实并不是小王传播的,而是绢子。
 
   忙完一天的工作,寡妇回到家中,伸伸手臂,舒了一口长气,感觉心中舒服了很多。她边放着音乐,边做晚餐。这时,一代音乐大师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响起,她突然想起贝多芬的一句名言:“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休想使我屈服。

   寡妇感觉今天的胃口好,特意做了自己爱吃的酱牛肉,炒了一盘小菜,吃了
两碗饭。很久没有自己做饭吃了,心中一种释然,她还倒上半杯红葡萄酒,独自浅浅一笑,仰脖一饮而尽。
 
   难得的开心过后,孤单愁云又向她袭来。观夫究竟在何方?难道他就一去不回了?寡妇反复问自己。她抓起电话,拨着那个倒背如流的号码,电话的另一端依然传来:“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她拿着电话,久久停在耳边,不愿放下,她多么希望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
  
   收拾完家务,寡妇坐在沙发上,望着空空如也的房子,是那么冷清,一个人
呆着是那么的可怕。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伤心欲绝”酒吧的那个男人,那个酒吧的老板,跟他在一起,忘却了烦恼,收获着快乐。
 
   寡妇坐到梳妆台前,精心地打扮自己,她要在酒吧男人面前展示一个精致的
自我。画眉、涂粉、抹口红,那些点缀女人容貌的化妆品都一一摆在梳妆台上。来回试穿了几套衣服,她决定每天都要是新鲜的自我,于是挑选了一件酒吧男人没有看见过的服装,一套粉红色的套裙,她觉得很适合酒吧这样的场所。
   
   仍然是坐在靠近门口的吧台边,酒吧男人也是那么精神爽朗,发型是那么自
然流畅,笑容和蔼可拘。酒吧男人点了老牌子的啤酒,两人相视一笑,玻璃声脆响,一杯下肚。酒吧男人在谈了一些足球的话题以后,也察觉出寡妇的笑容当中隐藏着一些苦闷,好象对自己产生了一些依赖。本来是生意场上的一些揽客做法,他的礼貌接待,把客人哄高兴了,不外乎让客人更多地消费。而寡妇已是第三次来找他,酒吧男人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于是有意询问她一些私人问题。
   “美女这么漂亮肯定不会是孤家寡人。”酒吧男人开始试探寡妇。
   寡妇定睛望了一眼那男人说:“你眼睛蛮毒啊,我已经进坟墓了。”
   酒吧男人将酒杯放在吧台上,点燃一根烟,笑道:“你不是在这儿吗,哦!
你把我这里当做坟墓了,可千万不要这么说,会影响我的生意的。”

   寡妇乐得前仰后翻,断断续续地解释说:“你……真……是,”又是一阵狂
笑,“谁说你这里是坟墓啊,有句爱情名言说:‘婚姻就是坟墓!’”哈哈!“你真是的,你准备笑死我啊!”

   男人也跟着笑起来,也没有先前那样收敛,而是被寡妇所感染,笑得那么真
切、自然。在笑声中,她们来回喝酒,不知不觉就将二十瓶啤酒掀了个底朝天。
   迷迷糊糊中,酒吧男人还在问寡妇:“那你老公怎么不陪你呢?”
   “不要提他,一提到他我就来火,他被世界杯拐跑了。”寡妇一声叹息。
   寡妇的神态已经告诉周围的人,她已经喝高了,眼睛有些混沌,她扶在吧台
上,手还举着酒吧,口中还在碎碎念:“干!谁怕谁呀……”
    
    酒吧男人立即搀扶着寡妇往不远处的酒店走去。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