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义华的作品空间

赤膊断剑,谈是说非

 
 
 

日志

 
 
关于我

诚实为人,真实为文。《人民文学》驻外工作部,香港《香江文学》杂志执行总编。策划人,经纪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小说连载:观夫与寡妇(三)  

2006-06-11 20:38:28|  分类: 体育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杯小说连载:
                        观夫与寡妇(三)
 
                          娄义华
 
   观夫静悄悄地品尝着世界杯的豪门盛宴,我这个寡妇在卧室里消气,卧室与客厅一墙之隔,闹哄哄的比赛,使我非常急噪.电视机被观夫霸占着,我听听收音机总可以吧,戴好耳塞,拧开一听,传入我耳朵的也是一片嘈杂的足球比赛声,赶紧换台,又是一样,来回调谐了几个电台,都是如此,立即关机.
 
   报纸总不会连篇累牍的世界杯吧,拿过来一瞧,除了世界杯剩下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真的不敢相信报社的记者,就知道写些这样的新闻.某报今天最大的一条新闻,"三陪女是如何炼成的?"从一个三陪女的前世今生到三陪女的发展,非常露骨地进行描述,是满足读者的低级趣味,还是某些人所说的顺应市场需求,打着幌子也不能掩盖其事物的本质.文中对于该名女子是如何走向这个不归路的,并没有交代,我下意识地想,难道与足球寡妇有关?
 
   另一条可看的生活新闻,"某某物业小区发生斗殴",类似的新闻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有时候我真想去当一名记者,每天的任务非常轻松就能完成,比如那个小区打架的文章,改一下地点\人物就OK.日报上的文章都应该叫新闻吧?这是个起码的常识问题,我虽然不是学新闻专业的,也还是听说过新闻的起码要素.业主频繁与物业管理\房产开发商之间的发生矛盾,难道我们就没有引起警觉,为什么会频发同类型事件?脑袋中的问号肯定打了不少,我猜想,记者是为了自己的饭碗,都把问题解决了上哪儿找线索去,况且记者挣点辛苦钱也不容易,基本能够理解,他们真不是什么救世主.记者只是报道新闻的,又不是行政部门,没有这个权利去解决问题,如果解决了,那些主管部门的头头不找你的麻烦才怪,穿小鞋事小,要是砸了你的瓷碗多不划算,如今那些跑社会新闻的记者被老百姓形容为"缩头乌龟"也难怪.还是记者的素质太低,还是记者的思维受到了束缚?不得而知.
 
   不瞎扯了,打开另一份报纸看看,哟呵!居然多数新闻都是一样的,幸好还有副刊可看,绝对算是个独家,难得呀,花钱定报还是能看到不一样的"新闻",如今的报纸要是新闻不雷同,那才叫不正常,只要看报的读者都会悟出如此高深莫测的道理来.悟出来又怎样,你又不是报社的总编,你只有被动接受的份.不爱看,谁要你看了,报社的定报员没有拿着刀子强迫你订吧,真是的.哎!多此一举,关我什么鸟事.继续看报,第N次的矿难了,一个字概括频发矿难的原因----利,不怕"利"字高悬两把钢刀,可你什么时候真正落下来过,恐怕那老虎凳上的铡刀早已生锈,才有这些矿主有恃无恐,要阻止同类型的新闻再次占据报纸版面浪费资源,恐怕那铡刀要磨刀霍霍,杀一儆百,不然,打着太阳伞的矿主仍然在逍遥自在,还在草菅人命.
 
    孤独的女人总爱胡思乱想,可能是女人的本性.不看报纸了,明年也不打算定报了.真是无味,我愤然脱下那件衣服,还是放在箱底吧,等那个满脑子足球的男人醒过来时再穿.我从冰箱中取出一瓶牛奶,仰天一口气,牛奶咕咚咕咚就直奔我的胃.这时候,心境平和了许多,只见观夫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死死盯着电视屏幕,那踢球者好象就是他的生死兄弟似的,时不时发出吆喝声,时而又屏住呼吸,蹲脚握拳,那神情,恨不得自己上去猛灌几个就好.我来回在他身边走过,俨然就无我存在的样子,我恨不得咬牙切齿,冲上去把观夫踢他个人仰马翻,摔出十万八千里,十年八年不要回来,看你还看足球不.
 
   我看他干吗,赶快实施我的抢夺计划,先前出现的衣服可能难以吸引他的眼球,干脆把衣服脱了,当今社会一脱成名的还少吗,他们大胆展示自己的身体,就是要让人人都看到,如此这般就能名扬天下,尔后一辈子不用愁,钞票自然哗啦啦地滚进腰包,想干啥就能干啥,包个小白脸也是我的自由.今夏还有个女人来得更猛烈,脱得更彻底,一丝不挂,还自拍生殖器堂而惶之地冠上"艺术"之名,狂搞展览,展厅中还有女人的卫生纸,洒点红色,这女人和一些艺术学院的教授硬说这是行为艺术,你拿她怎么着,他们就是要强奸艺术,你管得着吗?在她们眼中,艺术=胡搞.我真没有用镜子看过我的生殖器,难道人体器官也因人而异,她的就天生具有艺术性,是艺术品,是用来观赏的,不是繁衍后代的器官?纳闷!没有看见相关专家的证实,至今在我心中是个谜.
    
   她们敢脱,为什么我不敢,我不是为了出名,我是用身体来挽回我的感情,捍卫
自己的合法权益,难道不对?请那些评论家们不要指桑骂槐,七拐弯八倒角的指责我,本少妇可不是好惹的.无论你多么影射的词汇,我还是能悟出来的,你要知道,你要写的对象可不是那些下三烂的货色.彭久痒被你们说成是美女加才女,她算什么,本寡妇可是名校博士生导师八顾茅庐,在下也未动芳心,评论家们可要悠着点.我在家脱,又不是在大街上脱,也犯不着你们兴师动众,抹杀你们的细胞.用你们的笔头去关注一下社会上该关注的事情吧,干吗老是来写这些脱衣服的女人呢,她们的出名,怪就怪你们这些伪评论家,炒过去再炒过来,是条狗也会身价倍增啥,真是个天大的傻瓜,跟随在后面的那些狗仔队也是帮凶.她们出名了以身相许了吗?投桃报李了吗?没有吧,恐怕你边都沾不上,她们用的卫生纸你都没有捡到一张.被别人利用了吧,现在晓得女人的狠毒了吧,活该!
 
   在黑夜中,我享受了观夫的身子,他也占有我美丽的恫体.可是他却没有在灯光的照耀下,一饱眼福.不是我传统,一个女人仅有的一点资本总得捂得严实些,冲到男人面前就让别人看得真真切切,一览无疑的女人,有几个有好下场的,不是被男人当猴耍,就是被花心男人玩腻了一脚揣开,这样的教训,那些年轻姑娘们可要牢记呀.做女人总得有点极度的诱惑才行.我最后的绝招要使出来吗?真让我捉摸不定.
 
                              (未完待续)
  声明:本小说自授权新浪网独家连载,任何媒体在未经授权谢绝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更多精彩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m/lyh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