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义华的作品空间

赤膊断剑,谈是说非

 
 
 

日志

 
 
关于我

诚实为人,真实为文。《人民文学》驻外工作部,香港《香江文学》杂志执行总编。策划人,经纪人。

网易考拉推荐
 
 

难以割舍的折耳根情缘  

2006-04-29 09:51:15|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以割舍的折耳根情缘

                           娄义华
 
   折耳根是所有贵州人的喜好,也是继茅台酒、遵义会议这两个贵州的形象品牌之后,最能够代表贵州的一位“形象大使”之一。自从1988年离开家乡余庆,踏上南下的火车,来到毗邻的湖南长沙学习和工作。从小吃惯了折耳根的我,虽然各地的美食让我垂涎欲滴,但我的骨子里深深爱上了非常普通的折耳根。

    1988年春节过后,父亲就带着刚刚初中毕业的我,从松烟出发,转道余庆经过施秉,到镇远乘火车到长沙。平生第一次走出家乡,第一次坐火车,走向了外面的世界,父亲怕我在异乡不习惯,在临走时,要母亲把别的东西都少带点,特意要母亲到地里挖了些折耳根带走。我当时问父亲:“难道这个东西只有贵州才有,这又不是什么希罕物,真是的。”懵懂的我当时并不知道父亲的用意,父亲也没有作更多的解释,正在忙碌收拾行礼的他只是随便回答了一句:“你现在不懂,以后你就明白了。”后来我才明白,也许只有离开过家乡的人才知道,离家太久,思乡更切。

    我从小与山川为伴,听树林的鸟儿成长,牧牛的吆喝声是儿时的歌唱。煤油灯下写作业,鼻子被熏黑的鬼脸是为了圆自己的一个梦想,还父母亲一个殷切的期盼。春去秋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这样轮回地过着简朴的日子。听大人们说,外面的世界很大,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在那个花季的岁月,只是对很大的外面世界充满了好奇,充满了遐想,一切都只是在憧憬之中。

    从农村一下步入城市,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川流不息的车流,密集的人群,错落林立的高楼大厦,对于我这个异乡的孩子而言,突然出现在繁华都市中,有些难以适从。难道这就是大人们所说的外面的世界,真是霓虹闪烁,精彩无限。我虽然身处其中,但我与它们是那么不相融,有时候自己都觉得尴尬。远离了绿色,远离了鸟儿的歌唱。相伴的是喧嚣,是钢筋水泥,这难道就是繁华的代名词?

    父亲每天都在给我介绍这座城市的情况。从她的历史,地理位置,风土人情,到当地的方言等等。我们父子俩每天的吃饭时间都很长,就是因为父亲要利用这短短的时间让我了解我脚下这片土地的过去、现在。父亲说:“你将来要在这里学习,就要对她了如指掌,增长见识,丰富见闻。”我当时对这个陌生的地方不太适应,于是,产生了逆反心理。我反驳父亲说:“我干吗要了解她,她又不是我的家乡,该烂熟于心的是贵州。”父亲显然有些不悦,提高嗓门吼道:“不光是这个地方你要知道,祖国的山山水水你都要熟悉,包括你的家乡贵州你更加要熟悉?”我没有继续顶撞父亲,每天都专心地听父亲讲解他所知悉的这座城市的故事。

    父亲的工作非常忙碌,本来可以到他们单位食堂打饭吃,可他每天下班后就立即往家赶,回来做饭给我吃。父亲的厨艺不是很好,但烹调的都是贵州风味的菜肴,环境虽然发生了改变,但每天的伙食让我有家的感觉。尤其几天吃一顿从家乡带来的折耳根,让我倍感亲切。总共带来了五斤折耳根,父亲当药引子一样放在菜中,很节约地吃了一个多月。从家里带来的所有食物都吃完了,父亲还是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做饭吃,不过他做的菜越来越少,有时他只做一个菜,于是就到食堂去买两个菜来作补充。我以为父亲工作太累了,也没有说什么。可就是“自制”和“进口”的两种菜一搭配,使我犯难了,我因此半个月没有吃饱过饭。

    湘菜类似于贵州菜,都食辣椒,但因辣椒的生长地和气候的差异,湘椒辣味十足,却没有黔椒的又辣又香味呛人。每餐吃饭时,我和父亲都抢着吃他炒的菜。待吃完了,只好吃食堂买来的菜,那菜是中国八大名菜之一——湘菜,我小心翼翼地试了一下味道,难以适应。父亲看我只动了一下筷子,就再也没有来第二下,两个星期下来,正在成长期的我没有吃饱过一顿饭。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知儿莫如父,他知道我不习惯,可又不得不这样循序渐进地引导。这半个月吃饭时他一直什么也不说,我想问可话到嘴边又咽下。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父亲干脆就不开火了,全部从食堂去买,我见全是些湘菜,一碗饭都难以下咽,就是因为那湘菜我吃不惯。父亲夹了一筷子菜放在我碗里说:“不要再嘴刁了,只要不害人,什么都得吃,要能吃八方菜,为四方人,一心一意地干事业,像折耳根一样。”饿坏了的我,强忍着不太对味的菜,大胆地往嘴里送,煎熬了半个月的我,终于吃了顿饱饭。就这样,我渐渐地适应了当地菜的口味。也是父亲这种循序渐进的“引诱”方法,使我没有依恋一个地方,在异地生活找到了感觉。后来我奔走在全国各地,以及到海外各地,我都能吃当地的特色菜肴,品尝独特的当地风味。还养成了喜欢四处奔走。

    到如今,吃的食品名目繁多,口味千奇百怪,也记不清至今吃了多少种类的饭菜。但我最爱吃的还是那生长乱石从中、田间地头的折耳根。只要有土壤、有水分,它就潜在泥土里拼命地生长,不露声色地不断蔓延,要把大地悄悄罩上一张无形的网,而默默地努力着的耐性,偶尔也探出头来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这就是它,一种非常普通的植物,漫山遍野,沟壑丛林无处不在。在它的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力量,就是敢于沉默,敢于宁静,沉于心境去扎扎实实做事情。就是这种“卧龙”的蓄积,我们怎么挖,越来越多的人在吃,它依然四处开花,无休止地生长。这也是父亲曾经问过我的问题:“那么想吃折耳根,你吃折耳根都吃出了什么?”多年以后我才悟出其中蕴涵的“味道”来。

    折耳根不但给我们以生活的启迪,它本身的营养价值较高。折耳根是贵州人给它取的名字,其实它的真名字叫鱼腥草,又叫猪鼻孔。有鱼腥气味,含有蛋白质、脂肪和丰富的碳水化合物,同时含有甲基正壬酮、羊脂酸和月桂油烯等。可以入药,具有清热解毒、利尿消肿、开胃理气等功用。 味酸辛,性微寒,有清热解毒,利尿,拔毒,消肿,止咳,驱风,顺气,健胃之功效,投入粪坑可杀死蝇蛆。瞧,这么多功效,难怪它被人宠爱而百年不衰,有客无客,在调得红艳艳,麻辣酸的沾水里一浸,嚼在嘴里脆生生的响,吞下肚又心欠欠的爽。贵州有一道特别有名的菜叫折耳根炒辣肉,但凡贵州人聚餐或者招待远方的客人都要点这道具有代表性的招牌菜。

    离开故乡18年,无论身在何方,一段时间不吃折耳根就有些心欠。全国有很多地方对它不甚了解,于是在很多地方都吃不上,寝食难安的我只好到郊外去挖,解了心闷,但总觉得少了点味,于是时常想念家乡的折耳根。家乡的折耳根的味道就有它独特的味道,因为我是吃着它长大的。父亲在离开长沙时对我说:“义华,想吃了就回来啊。”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