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义华的作品空间

赤膊断剑,谈是说非

 
 
 

日志

 
 
关于我

诚实为人,真实为文。《人民文学》驻外工作部,香港《香江文学》杂志执行总编。策划人,经纪人。

网易考拉推荐
 
 

难上厅堂下得厨房(之一)  

2006-04-24 12:12:5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上厅堂下得厨房(之一)

                            娄义华

   在你我的周围,经常听到扎堆的女孩在议论,自己将来一定要找一位既上得厅堂又下得厨房的男人做老公,这样的男人被女人喻为“精品男人”。然而现实总是无情的,没有想像的那么完美。现实中恐怕很多男人都愿上厅堂,而不愿下厨房。于是,上得厅堂或者正在挤进厅堂的男人越来越多,而下厨房的男人却越来越少。在厅堂位置有限,众人争抢激烈的情况下,我掂量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后,决定不走“上线”,退而攻“下线”,在下不幸成为一个扎进厨房的“精品男人”。

   能下厨房,都是因为从小受母亲的影响。母亲的爷爷是清朝光绪年间时任贵州巡抚的厨师,厨艺不用细说。据外祖父讲,清朝挑选厨师多数是通过公开选拔的,最终入选的那位厨师,他所烹调的菜肴肯定是最适合那位官老爷的口味的。当然也有官老爷自己从家乡找来的厨师,随身跟着行走在官场。可见,母亲的爷爷那厨艺非同一般。

    外曾祖父将自己的绝活一点不留地传给了外祖父,想让他日后有一个谋生的技艺。俗话说:“有技走遍天下。” 外祖父经过多年的学习,并没有以此为营生,在兵荒马乱的岁月,他却弃勺投戎。只当着一门爱好,偶尔为家乡的邻居们办红白喜事时撑撑勺,露上两手。

    在新中国比较困难的时期,吃顿饱饭不容易,外祖父在外奔波,回到家中的时间短暂,每次回来,他都主动下厨房做饭菜,还要母亲当助手,要求母亲学,母亲在外祖父的耳濡目染下,也学会了做一些可口饭菜。

    母亲要我们兄弟四人都学会烧菜做饭,目的很简单,就是以后结婚成家后,老婆不在家时,自己能动手,不会孩子。

    另一个现实促使我必须学会下厨房。父亲远在另一座城市工作,母亲一人拉扯着我们四兄弟在家乡,个中的压力,可能只有为人父母后就知道。作为家中长子,母亲不在家时,家庭的重担就落在我身上。母亲为了不让我们饿饭,就在我上小学一年级时,放学回家后就将我喊进厨房。怎样淘米、放多少水煮“随水干”……刚开始我兴趣盎然,觉得蛮有趣味。一些很普通的瓜、菜,在母亲的捣弄下,摆上饭桌就变成了花、鸟、虫、鱼等形态各异的图案,真不忍心动筷子去破坏这份劳动和智慧凝聚成的艺术品,那时,觉得母亲的手非常神奇。

   某日,母亲不能按时回家,打来电话,要我给弟弟们弄点吃的。我便在弟弟的推崇下,学着母亲的式样,系上围裙,戴上高耸的白帽,象模象样地开始动手煮饭。根据母亲的交代,家中五口人吃饭,煮饭时舀四杯米就够了。那天,我舀了四杯米放入锑锅中,嫩白的小手来回捧起白米搓了不知多少回后,感觉将所有的米都洗到,就放入清水,开始煮饭。

   那时,家中煮饭都是烧干材,1.2米高的灶台上架着两口大锅,当时煮饭的程序是先将米煮至六成熟时,用篱箕将汤沥干,再将六成熟的米饭倒入木蒸子中蒸熟。过程看似简单,要把饭煮得香喷喷,软硬恰到好处还真不容易。犹如打蛇打七寸,煮饭煮六成熟,要把握好这个度,还真不好掌握。

    我边带着三个弟弟,边往灶孔里添材煮饭,心想,放满一灶孔的干材和树叶,点燃后将这一灶孔的材烧完就等着沥米了。
 
   不知怎么的,满满一灶孔的木材遇见烈火咋偏偏不燃烧?幼小的我曾经听母亲说过中邪的迷信,那时,懵懂的我以为中邪了。一次不行,再来,我在灶孔门口将一盒火柴都划完了,还是没有将材火点燃。最后,我干脆不用这些跟我作对的材火,取出来放在地上使劲地踩,发泄我心中的怒火。
 
   时间已经过去了30分钟,眼看母亲就要回来了,三个弟弟饿得直喊:“大哥,我饿了,我要吃饭。”此时,我开始焦急起来,抱来一捆树叶,用树叶来煮饭,嘿!锅里开始冒泡了,看着锅里的泡越冒越多,我搭着凳子爬在灶台上看了良久,这是我的劳动成果。
 
   一会儿,锅里的泡又退回去了,灶里的火熄了,我立即又往灶里添树叶,由于树叶不经烧,一会工夫就怠尽。我不得不守侯在灶台前来回添加,火光的烘烤,我的脸上红一块,黑一块,一会拿材,一会抹鼻涕,弟弟们都笑我像挖煤的。只顾着烧火,却忘了看锅里的米煮至什么程度了,待我想起时,站到凳子上舀起一铲一看,全成稀饭了,这可怎么蒸哪?
 
  我还是以为可以蒸熟,就将米汤滤掉,放入木蒸中开始蒸,直到母亲回来,我一个劲地往灶孔里添树叶也没有将饭蒸熟,后来才知道,由于是头一道随水煮时成了稀饭,没有透气孔,是很难将饭蒸熟的。

   母亲望着我满身都是炭灰,只有两只眼睛还能辨别,此刻她将我一把搂入怀中,我看见她眼中噙满了泪花,我一直担心母亲会骂我,她的话至今让我深受感动:“乖儿子,你真了不起,第一次煮饭就煮得这么好,值得表扬。”她将三个弟弟叫到跟前说:“你们要向你哥哥学习,什么事情都要学会自己做,只有将生活中这些看似的小事做好做精了将来才能做大事。”
 
  那一餐,吃着我煮的稀饭,大家喜笑颜开。享受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平常最多能吃三碗饭,那天,我吃了四碗饭,觉得自己动手做的饭特别香,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下厨房,那年我7岁。

    家中无姐妹,这是父母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母亲说,要是你们有个姐姐就好了,在母亲心中,女孩子天生要学会下厨房的,那样才会让人宠爱,多数人认为是贤惠,将来好嫁人。可能就是一个人的命运,这辈子,我注定没有姐姐妹妹,母亲后来就收了很多干女儿,以平衡心里的落差。没有女儿也罢,要儿子学会做女儿的活,于是,在家中排行老大的我就先行一步,走进了厨房,许多男人认为没有出息的领地。从7岁开始,一发不可收,母亲不在家时,我就扮演起姐姐的角色。

   在实践中不断摸索,学会了烧火,怎样在灶孔架材,留下空间,让氧气充斥其间,干材才能燃烧。后来我上初中物理课后,才知道这干材碰烈火,必须具有“第三者”——氧气的参与,干材才能化为熊熊烈火,燃烧自己,要产生火焰,奉献热能,这个无形的“第三者”至关重要。

    六分熟的米,也让我煞费了几年工夫,才掌握得游刃有余,烧多大的火,放多少水,还有不同的大米随水煮的时间也不尽相同。
 
   煮饭的本领掌握了,光有饭不行啊,还得有菜,无菜不成席。这做菜可不是轻巧的事,那可是中国渊源远流长的饮食文化,流传几千年,具有悠久的历史。要在厨房里有所建树,可要耗费一番工夫,花费一番心血 ,还得通过时间的积淀,才能成为众人认可的大师。中国饮食文化中,共有八大菜系,各具特色,自成一派,每个地域还有自己的喜好,每个民族还有自己的烹饪绝活,真是“泱泱华夏,饮食万千,绝活在勺中。”

   就是因为这个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让许多男人产生畏惧,不敢踏入厨房半步。
                                                     (未完待续)
 
  难上厅堂下得厨房(之二):           http://blog.sina.com.cn/u/56272544010003qx
 
更多精彩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m/lyh
 
  评论这张
 
阅读(725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