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义华的作品空间

赤膊断剑,谈是说非

 
 
 

日志

 
 
关于我

诚实为人,真实为文。《人民文学》驻外工作部,香港《香江文学》杂志执行总编。策划人,经纪人。

网易考拉推荐
 
 

色狼殒灭在懦夫的刀下  

2006-03-12 18:54:20|  分类: 纪实特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色狼殒灭在懦夫的刀下

                         娄义华  
 
    在人生的河岸上,有不少垂钓者,他们常常优雅地抛出一条长长的钓线,钓线上拴系着香气扑鼻的饵料,诱惑鱼儿们上钩。

    白居易《放鱼》诗劝道:“香饵见来须闭口,大江归去好藏身。”白先生也许有点天真,要鱼在香饵面前闭口,谈何容易?正如让人们在一钵香喷喷的鱼汤面前闭口,何其难也!还是俗语说得透彻:“鱼儿见食不见钩”。
人生何尝不是这样?
                          一片芳心千万绪

    五代李煜的《蝶恋花》中有两句词:“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说的是少女情怀的千般落寞,善感情怀的无所寄托。长沙市开福区伍家岭蒋家垅的曾霞(化名)早已不是少女,结婚已经6年,带着一个5岁的儿子,丈夫李军在江南纸箱厂做事。夫妻和睦,母子亲热。家里没有余钱剩米,但也不愁衣食,日子也过得平静。

    二十几岁年纪,没有工作。就是做做家务带带孩子。曾霞总觉得闲得慌。有时看看电视,电视这东西,不看不行,看多了也就厌了。有时上街走走,上商场逛逛。就那么几条街,就那么几家商店,逛多了,也就乏味了。
她还不到养花赋闲的年龄。
她还没有进入养宠物的阶层。
人是有情绪的,情绪需要排遣。
                         一波才动万波随

   “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小波随。”这是唐代船子和尚的《颂钓者》一诗中的两句。审首禅诗,钓者垂钓,钓线摇动水波,只需动一波,马上有千万水波跟着动。诗人借此来写人之心念,人的思想之波容易被牵动。
曾霞不打麻将。长沙街头的麻将玩起来多少得意思意思,曾霞没有多余的钱,她也输不起。
曾霞应一个小学同学的邀请,去参加过几次舞会。没想到跳上了瘾。好在舞票不贵,白天场有两块钱就行。

   1999年10月的一个下午,曾霞走进了湘丰宾馆的舞池。她的脸型,她的体态,她的神韵,她的舞姿,应该说都是有魅力有磁性的。邀请她共舞的男性,往往让她应接不暇。
在众多男性舞友中,有一个叫王平的。她身材高大,仪态魁梧,轻言细语,彬彬有礼。他邀请的姿势,他带颤者的语言,给曾霞的感觉好极了,整个下午,一直是她和他作舞伴。他没有去邀请别的女友,她也没有去邀请别的男友。两个人都很规矩。偶尔有身体的碰撞,很快就分开了,保持着正常的距离。
他曾问:“小姐,贵姓?”

    他曾自报家门,并且告诉曾霞:他在某局机关工作,这个局现在是一个很有社会地位的单位,收入颇丰。
他和她,都记不得跳了多少支舞曲,离开宾馆时,才见黄昏落日照街头。

                         一片伤心画不成

1999年12月24日下午。王平和曾霞双相约在老地方,两人又整整跳了一个下午。那舞曲,那舞姿,那感觉,耳悦,目迷,心动。离开宾馆时,他们并肩行走,轻快,欢喜。
该分手了。王平发出邀请:“难得今天是平安夜,到我一个朋友家玩玩去,好吗?”
曾霞:“我儿子,我老公都等我回去做饭。”
王平笑嘻嘻地说:“男子汉把生米煮成熟饭,好比是半天云里拍巴掌——高手。”
曾霞见王平争眯眯地看着自己,开始警觉起来急于走开。

王平跨前一步,捏住曾霞的手,还是带笑地说:“你家的情况,我是吃下了算盘珠子——心中有数。”
“你?”
“我?”
王平手一扬,一辆的士停在路这。王平把曾霞推进车里,按住。曾霞不坐也不行了。
的士在上垅一幢宿舍楼前停下。王平拉着曾霞走进一间房子,关上了门。
曾霞怯生生地问:“老王,你要,你要干……”

王平扑向曾霞胸前,一把抱起,把她丢在床上,压上去,亲她,解开她的衣扣,仍然是笑嘻嘻地说:“我要干 你……”
曾霞想用力推开他,好比小鸭落在鹰爪里,走得脱吗?好比羔羊落在老虎口中,跑得脱吗?
王平象从沙漠来,见到了甜甜的清泉,象从饿乡来,见到了白花花的大米饭。他已经几年没见到女人了,他要尽情的发泄。
王平早有准备:米饭、面条、糕点、肉食、水果、蔬菜,他买回了一柜子。他请曾霞进食,曾霞不从,坚持要回家。

王平仍然是笑嘻嘻地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事的人?老实告诉你,是偷盗抢劫什么都在行的专家,是刚刚释放有劳改犯!从刚才我们的亲热劲,你也清楚我有多久没沾女人的身子了,我能放你走吗?”
曾霞哭诉:“我有儿子在家。”
“你丈夫,会不管儿子?你不依从我,我可什么都做得出来!你的儿子,你的一家人,我要捏死他们,就象捏死几个蚂蚁!”

曾霞想寻找机会逃走。王平早把门反锁了。她曾想呼救 ,王平铁钳似的手掌差点把她的骨头捏成粉末。王平有时露出凶相,吓得曾霞双腿发抖。倒退三尺。
王平象要把他所有的畜牲一样的欲望释放出来。曾霞让他玩了整整三天。
当曾霞离开这间可怕的地狱时,王平说:“记住我是干什么的,我不在乎生死,我要你来你就得来,否则,我和你全家同归于尽。”

                        一失足成千古恨

曾霞三天没回家了。丈夫李军喜出望外,重三复四地问她到哪儿去了?曾霞在家里站不是,坐不是,紧闭口,一片茫然。她脑子里只有王平那凶神恶煞的影像,她甚至出现了丈夫和儿子遇害的惨像。她咬咬牙,只求丈夫别再盘问她。

王平象一只馋嘴的猫,他一直沉浸在奸谣曾霞的回忆里,曾霞走后第三天,他又 熬不住了。他就想去找她。她丈夫知道了吗?他的反应是怎样的呢?王平终归还有所顾忌。他一连三天踱到曾霞住所的附近打探消息。

李军生性懦弱,猜想妻子受了委屈。见妻子高低不说,他也没有勉强她。他忍受惯了。忍一忍,平安无事,怒一回,大祸 临头。他相信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
2000年元旦,王平跑到曾霞的家门口,把曾霞叫出来。曾霞死活不肯跟王平走,王平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曾霞拽了出来。

李军见状,立即来帮妻子。
王平一脚踢出去,凶狠地说:“这是我和曾霞两个人的事,你插手,我就在你身上插刀!”
李军立即松了手。
左邻右舍看不惯,立即报110。
几分钟后,警察赶到,抓了王平。

谁知当警察讯问时,曾霞竟然说他们是因为欠债争吵。李军也懵懂地点头。警察见是民事纠纷,劝说一番,也就走了。这正应了二句俗谚:“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是千年身。”
懦弱尽头就是浩然正气。

经历了元旦故事,王平反而心雄气壮,变得肆无忌惮了。他有空便来曾霞家门口找人。李军和曾霞大门紧闭,任王平满嘴喷粪也不吭声。
曾霞长叹一声,反过来劝妻子惹不起,躲得起,远离是非地,躲开大恶人。
2001年10月28日,快半夜了。王平兽性发作,按捺不住,又来找曾霞。
曾霞带着儿子睡在小房里。李军独自睡在大房里,叫声惊醒了他们一家三口,他们大气也不肯出一声。

王平色胆包天,一脚踹开了门。气冲冲地冲进大房间,见李军胆怯地坐在床上,凶神恶煞在吼道 :“你老婆呢?”
“不在家。”
王平像疯子一样在屋里乱窜。终于找到了曾霞,一把抓住,就往外拖。
六岁的孩子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哇哇地哭起来。

李军的血象煮沸了一样在全身翻滚。他从厨房里拿起一把刀大声喊叫:“快放了我老婆,不放我就砍死你!”说时迟,那时快。锋利的刀已剁在了王平身上。

李军已不知东南西北,一顿乱砍。王平防不及防,终于倒地。李军在他的腰部又补了两刀。
李军见没气了,才放下刀。一身瘫在地上。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脑子一片空白。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发现曾霞身上也挨了两刀。
曾霞抱着儿子,哭成一团:“我们杀人了。怎么得了?”
李军说:“不杀他,他要杀我们。”

第二天天亮,李军骑自行车到伍家岭派出所自首。
2001年5月9日,长沙市开福区法院开庭审理,将择日宣判。
                                (原载多家报刊)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