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义华的作品空间

赤膊断剑,谈是说非

 
 
 

日志

 
 
关于我

诚实为人,真实为文。《人民文学》驻外工作部,香港《香江文学》杂志执行总编。策划人,经纪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陪聊女的亲历(之四)  

2005-11-27 14:49:42|  分类: 纪实特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雨兼程走向精神陪护

----一个陪聊女的亲历(之四)

       娄义华  魏洪华

 

他要揭开精神陪防的神秘面

 

他把我带到烈士公园里,选一个人少的地方,围坐在石桌边闲聊起来。

他首先问我,医院里病塌前往往有陪护,那是重病号,甚至是生活不能自理的。你们现在搞精神陪护是哪些对象?

我告诉他,我也不知道,谁掏钱我们就陪谁。

他:你陪过哪些人?

我:什么人都有,从儿童到老年,从文盲到教授,从流氓到楷模,从中国人到外国人。这个问题,你不妨这样问:你们没有陪过哪些人?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们没有陪过穷人。

他:为什么?

我:因为他们付不起陪护费。

他:你们怎样收费?

我:每小时20元,老板得10元,我得10元。

他:我爱,而且是很爱,热爱。

他:为什么?

我:有的老人称我是开心果。有的顾客说我是一把开心的钥匙。人怕孤,正如树怕枯。现在有许多老人衣食丰足,但精神寂寞。我们代替那些忙碌的孝子们尽起了精神瞻养的义务。

他:你们碰到过麻烦吗?

我:何止麻烦!甚至还有性命之忧呢。

他:此话怎讲?

我:有一次,我的陪护对象是一名轻度间歇性精神病人。聊着聊着,他突然大哭起来,还做出打人的样子。

他:打着没有?

我:事先,我就知道他的情况,他的家人是把我作心理医生请的。心理医生?应该说是教授级的精神陪护,对我很有召唤力。我知道病人是遇到一连串挫折,心中郁闷,无法排解,伤心至极。他有一个多情的恋人,山盟海誓过。女方父母是大官,断了。他的爱情梦碎了,升官梦碎了,发财梦碎了,他的精神家园也碎了。

他:现在呢?

我:他想通了。我们相处了一个多月,每天晚餐后,每个双休日,我们都在一起,我们成了朋友。

他:你不简单。

我:我懂一点心理学、社会学。我忘了告诉你,我是学社会学的。

他:还碰到别的麻烦没有?

我:我先问你,你看我这个人怎么样?

他:不错,端庄秀美,伶牙俐齿,视野开阔,观念新潮,知识渊搏……

我:你很会讨女人的欢心。你这些赞美词我耳熟得很。那些色狼,并非一开始就掏钱,就上床……

他:你把我当色狼了?

我;差不了多远。不过你不是凶狠的色狼,而是一只妩媚的好色的狐狸……

我们聊得开心、惬意。后来,他老实地告诉我,他是都市报的一名记者,是来摸底的。他送给我一张名片,唯恐我不信,还掏出记者证给我看。

我也不顾公司的纪律,告诉了我的真实身份和住址、电话。如今我们成了常来常往的朋友,也许还会创造一个故事。

 

精神陪护作为一种行业,有没有明天?

 

回答是肯定的。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已是不争的事实。65岁以上的老人已逾8500万。政府要重视,社会要操心。一曲《常回家看看》,唱了这么久,说明老人的精神瞻养出问题了,而且问题严重。

中国的事往往是先做,做出问题了,再调查,再研究,再规范,再调整,然后发展。现在的问题、封杀等等,只是发展的前奏。

我除了研究中国精神陪护史,还准备出一本长篇报告文学。精神陪护,我还要继续做下去。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